首页 > 明星动态

深圳清水河大爆炸,一个沉痛的回忆和噩梦!

明星动态 2020-04-29 11:05:15 5540

清水河是深圳的境内的第一大支流,既然是河流怎么会爆炸呢?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深圳清水河大爆炸经过,1993年8月5日与清水河油气库相邻的一危险品仓库发生火灾,并导致连续爆炸,幸未波及油气库。爆炸导致15人丧生、800多人受伤,3.9万平方米建筑物毁坏、直接经济损失2.5亿元,同年,规划国土部门着手进行新库址的选址、征地工作。

清水河大爆炸似乎是上一个世纪的产物,虽然是深圳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但是同年龄段的我们却很少人知道,记得看纪录片,这个持续一个半月的火灾,因为有油气的缘故,差点毁了这座城市,这次灾难是深圳一个比较沉痛的回忆,本文为你讲述一下清水河大爆炸的故事。

刘彦荐,清水河地区的老住户,也是一名“二星级的士司机”。不过,“8·5大爆炸”那年他还没开始自己的“的哥”生涯,而是清水河一家肉联厂的司机。肉联厂距离爆炸中心不到200米,老刘至今还能很准确地指出当年爆炸的地点。

“喏,安贸危险品储运公司的清水河化学危险品仓库,就在那里,就是从那开始炸起来的。”刘彦荐指的地方,是清水河一路中粮信隆仓库对面巷口以南不到50米的地方,现在那里是一排铁皮屋。

二十年过去,已经很难找到当年大爆炸的痕迹了,唯一能见证那段历史的,是危险品仓库旁一条通往香港的铁路。这条铁路与清水河一路垂直相交,在爆炸前是众多物流、外贸公司运送货物到香港的交通要道,现在则已经荒废了。近半人高的杂草,把铁轨深深地藏了起来,而两根长长的铁路闸杆,则孤独地竖立在那里。

看到这条铁路,老刘有点伤感,他说,如果不是记者追问,自己是绝对不会主动提起“8·5”大爆炸的。

尽可能的淡忘,似乎已成为“8·5”大爆炸中绝大多数亲历者的一种无言的约定。

1993年8月5日,下午1时26分,夏日午后的宁静,被一声巨响打破了。

不知道是那声巨响,还是屋内床头柜上瓷杯掉落地上的清脆响声,刘彦荐一下子惊醒了。他刚睁开眼睛,窗户玻璃就稀里哗啦地落下来,砸在了他躺着的单人床上。

地震了!这是刘彦荐的第一反应。从床上跳起来后,眼前的情景把刘彦荐吓坏了:窗外全是浓烟,灰白的尘土夹在其中,而透过浓厚的烟尘,一道火光直冲天空。

而当年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是这样形容刘彦荐看到的景象的:一股数百米高的烟柱直冲云天,烟雾中不断翻出一个个巨大的火球,如同原子弹爆炸形成的蘑菇云!

刘彦荐记得,当时自己扯起一条毛巾冲进了洗手间,打湿水、捂住嘴,沿着楼梯往下跑去。来到屋外,刘彦荐看到,“肉联厂的小院子里挤满了人,有的抱着东西往泥岗路跑,有的往草埔那边跑,喊叫声、救命声交织成一片。仓库那边的浓烟没有减退,一个接一个的闷响持续传来,不时有一些东西被抛到空中。”刘彦荐说,自己平日开的东风车顶被砸出个洞来,院子里十几辆车的玻璃散落一地。他很快明白过来了:这不是地震,而是爆炸!

发生爆炸的是距肉联厂约200米的清水河化学危险品仓库。这个占地约2000平方米的仓库,刘彦荐再熟悉不过了。这里归中国对外贸易开发集团公司下属的储运公司与深圳市危险品服务中心联营的安贸危险品储运联合公司所有。按照事后国家事故调查专家组的结论:正是仓库里违规存放的大批量化学原料导致了爆炸。

周黑生,深圳市消防局消防处副处长,他是最早赶到爆炸现场的消防员之一。

虽然戴着防毒面具,但仍然感到热浪灼人、气味刺鼻。周黑生回忆,那天的明火是诡异的绿色,火场中的一切都是滚烫滚烫的,钢筋被烧得通红,手碰到什么都冒烟,脚一落地就滋滋地响。“但就在这要命关头,路边消防栓的水压显得不足。清水河无水,负责供水的消防车要到两公里以外的红岭路取水,消防队员个个急得直跺脚。”

而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现场指挥员,周黑生更是深知此次灾难的严重性:安贸危险品储运仓库连续5公里范围燃烧,火场周围毒气、浓烟弥漫,化学品在烈火中燃烧,随时可能发生更大的爆炸。距离火点几十米外的1号仓库,有4个双氧水罐,正在受到烈火的威胁。如果双氧水罐爆炸,必然威胁到附近液化气区的安全,而如果气库发生爆炸,特区危矣!

周黑生很急,是那种从未有过的焦急。而在广东省边防总队深圳医院,外科医生钟文可也很急。爆炸声传出后,钟文可所在的医院立即召回了所有医务人员。几分钟后,就有伤者接连来到:一个捂着头、脸颊上淌满血的妇女冲了进来,一个卷着裤腿、鲜血浸湿了鞋子的男人被人搀了进来。很快,50多平米的急救室被挤满了,有的人是被爆炸物砸伤,有的人是被冲击波震晕的。钟文可和他的同事们,根本来不及送伤者进手术台,能做的就是先迅速给伤者止血、吸氧,保持呼吸道通畅。“那一刻,医院内的恐慌,远远超过了前不久的‘非典’时期”。

14点27分,蘑菇云再次腾起。

第二次爆炸的症候是一个黑色的火球。现场指挥员一见这个火球就大喝一声:“快撤!”

当时,消防员吴裕光正在火场的核心。接到撤退命令后不到一分钟,他失去了听觉。爆炸把他和战友抛起两尺多高,事后医生的诊断是:吴裕光的耳膜穿孔了。

吴裕光说,虽然自己耳朵听不见了,但走路还行。“我走着走着,恍惚看到有个人在动。那人的脚已经断了,血肉模糊的。他喊救命,我也喊救命。”

救人是消防员的职责,吴裕光说,他想背一个人出去,但那时,他只能背一个轻一点的人了。一是自己被震伤,二是身上的消防设备重得要命,一个呼吸器就超过30斤,还有防火服之类的。吴裕光说,后来他背起离他1米多远的一个小个子,把那人救了出去。

被吴裕光救出的人是《深圳晚报》的摄影记者赵青。第二次爆炸来临前一刻,赵青把镜头对准了正在现场指挥的两位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九明和杨水桐。刚按下快门,爆炸来了。赵青整个人飞了起来,而两位副局长却不幸牺牲了。

吴裕光对赵青当时的印象是“很敬业,他虽然神志不清了,但还是把散落一地的相机等器材揽在胸前,并把相机带套在脖子上”。这部相机后来拿到北京展览,长焦镜头真正地“焦”了,只剩下一个残破的外形。

后来,赵青应邀到武汉大学作报告。他跛着腿走上阶梯教室的讲台后,一句话都没说,哭了大约10分钟后又走下了讲台。一位武大校友说,当时同学们给了赵青最热烈的掌声。

作为赵青的同行,《深圳法制报》摄影记者张真钢要幸运一些。他的相机记录下了第二次腾起的蘑菇云。张真钢说,当时他并不知道自己拍下了那张有着历史意义的照片,两天后,他冲洗胶卷,才发现了那惊人的一幕被自己定格了。后来,包括这张照片在内的那组照片,获得了当年“中国新闻摄影大奖”。

也是在那第二次腾起的蘑菇云中,周黑生被炸飞了起来。骤雨般落下的石块、钢筋、竹竿,随即将他埋了起来。

周黑生是被人从废墟里挖出来的。现场的救护车立即将他送进了红十字会医院(已更名为第二人民医院)。经过紧急抢救,周黑生终于苏醒了。但几小时后,伤势急转直下,血压骤降,肚子胀得如同水鼓,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当晚9时许,一架“美洲豹”直升飞机从深圳紧急起飞,将周黑生等几名危重伤员送往广州南方医院急救。

当时医院对周黑生的诊断是:胃肠破裂,腹膜大出血,肾功能坏死,大腿粉碎性骨折。不过,在昏迷56天之后,命大的周黑生还是醒了过来。醒来后,周黑生知道自己被公安部授予了“一级英模”称号。活着的“一级英模”,在中国是极为少见的。事后的调查证明,第二次爆炸的毁坏是巨大的。方圆数公里内的建筑物玻璃全部震碎,通红的火球四处乱飞,清水河14座储物仓、两幢办公楼、3000立方米的木材和大批货物熊熊燃烧,附近的3个山头也是一片烈焰。

深圳特区开始告急。爆炸中心南面30米处是存有240吨双氧水的仓库;距爆炸中心南面不到300米,是深圳市燃气公司的8个大罐、41个卧罐的液化气站及刚运到的28个车皮的液化气,西面约300米处还有中国石化的一个加油站……清水河片区这个时候已成为着了火的弹药库,如果爆炸持续,方圆数十平方公里都将被夷为平地。

爆炸惊动了广东省委、省政府,也惊动了中南海。中央领导同志极为关注深圳险情,时任中共中央书记的江泽民同志指示:要沉着指挥,不要慌乱,尽快把火控制住。

危难时刻,现场指挥部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北面的货仓可以先不救,南面的双氧水仓库无论如何要保住,保住双氧水就等于保住气罐,保住气罐就等于保住深圳。此时,有消防部门负责人提出:在火区与气罐库区之间,铺一条水泥隔离带。

这条建议被采纳了,3000名子弟兵扛着水泥袋,紧急铺路。

谢炜,广东省边防总队七支队11中队战士,他也参与了那条隔离带的铺设。没有剪刀和其他的工具,厚实的水泥袋用手不容易撕开,谢炜和他的战友们就用嘴去咬开。谢炜说,脚下是建筑垃圾,身前是爆燃的烈火,扛着水泥袋在火苗和液化气库之间奔忙,战友们那会应该都想到了死亡。

天佑深圳。那天的风向很帮忙,没有朝油气库的方向吹,加上上万军民的彻夜奋战,8月6日上午,险情被基本排除了。不过,减弱的火势还是过了很久才被彻底扑灭,由火球引燃的3个货仓,则一直燃烧了近半个月。

清水河油气库是特区内最大的油气库,它在全市起着油气中转的作用,由两部分组成,分别隶属于深圳市燃气集团公司(原深圳市煤气公司和液化石油气管理公司合并而成)和深长实业股份公司。

1985年至1990年间,两家公司相继建成了多个石油气储罐、油品储罐。整个气库储油总量大约为1.2万立方米,储气3300多立方米。

当年发生爆炸的是清水河化学危险品仓库,距离油气库仅百余米。由于在扑救中采取的是“死保油气库”的战略,且由于老天爷帮了很大的忙,风恰巧刮向了往油气库的反方向,深圳因此逃脱大难。

大爆炸发生后,吓出了一身冷汗的深圳人开始全面检讨油气库本身及其对周边地区造成的安全隐患。

市政府组织安全、消防部门,对包括清水河在内的深圳各油气库进行了全面评估。

1994年,深圳市政府正式发文,要求清水河油库实行异地搬迁。

搬迁的大方向定下来了,选址成了新的问题。1997年3月,深圳市规划与国土资源局主持召开了评审会,首次明确深长公司液化气库近期全部搬迁到南山区长岭陂,深圳市燃气集团公司所属的气库除保留近2000吨库容外,也要全部搬迁到长岭陂,待天然气项目建成后再关闭剩余库容。然而,几年过去,搬迁的事情却并无下文,搬迁所涉各方似乎都淡忘了此事。

事情到2000年发生了变化。当年9月,笋岗—清水河物流园区被确定为深圳市重点建设的六大物流园区之一。而物流园区的建设,必然牵扯到清水河片区的改造。“谁也不愿意在‘定时炸弹’旁边办公和生活。”一位曾到清水河实地调研的市人大代表这样说道。

2012年3月,呼吁清水河油气库搬迁的声音达到最高。在当年举行的深圳市三届人大三次会议上,120余名人大代表联名递交议案,再次提出清水河油气库搬迁问题。

杨剑昌是代表之一,他的一番话点明了清水河再次引起关注的原因“没有笋岗—清水河物流园区的建设,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重提搬迁一事”。随后,有关各方多次召开了碰头会,开始商讨搬迁细节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2012年12月6日,深圳市委常委、副市长王穗明在陪同人大代表视察深圳物流园区建设时明确作出了表示:“搬迁问题调查方案今年年底一定会拿出来。”

时间又过去了半年多,2013年,当年的“8.5”大爆炸已经迎来了沉重的二十周年祭,如同所有深圳人都知道的那样,清水河油气库,依然没有丝毫的动迁迹象。

——油气库搬迁考验政府权威

现在的清水河依旧平静,人们不愿提起当年的伤痛,那颗定时炸弹依旧还在,希望政府妥善解决此类问题,为我们的城市多做一点贡献。

深圳清水河大爆炸,二十年过去,已经很难找到当年大爆炸的痕迹了,唯一能见证那段历史的,是危险品仓库旁一条通往香港的铁路。这条铁路与清水河一路垂直相交,在爆炸前是众多物流、外贸公司运送货物到香港的交通要道,现在则已经荒废了。近半人高的杂草,把铁轨深深地藏了起来,而两根长长的铁路闸杆,则孤独地竖立在那里。尽可能的淡忘,似乎已成为“8·5”大爆炸中绝大多数亲历者的一种无言的约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评论

留言与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登录账号
   
验证码: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