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乐坛新闻 > 内地音乐

唱工委音乐奖是啥?前索尼CEO徐毅离职后为它奔波

内地音乐 2020-04-29 09:52:06 4525

徐毅要制定出一个以唱片工业技术与艺术为标准的评审规则,从而对流行音乐工业的发展产生积极而长远的影响。

徐毅徐毅

  尽管曾经在国际唱片公司担任要职,为EMI签约摇滚巨星郑钧,为索尼签约崔健、郎朗、黄渤、黄绮珊等,但徐毅本人却异常低调。徐毅喜欢打鼓,图为去年他在国际乐器展上玩。

  曾经作为三大国际唱片公司大中华区一把手中唯一的内地人士,徐毅去年卸任索尼音乐娱乐大中华区CEO之后的动向一直颇受关注,早前他出任第一届唱工委音乐奖(CMA)评委会主席,并于4月19日上午正式签评审细则,同时宣布2017唱工委音乐奖正式启动,也让乐坛注意到———徐毅这阵子在忙唱工委音乐奖。因为曾历经音像制品成品进口、唱片版权贸易、艺人经纪及国际公司运营等几乎所有音乐产业的进程与环节,也是内地唯一一位有跨国音乐公司管理经历的资深音乐经理人,徐毅担任主席获得唱工委理事会全票通过,而由徐毅担任主席,也让“唱工委音乐奖”这个新生但又庄重的奖项更受期待。尽管曾经在国际唱片公司担任要职,为EMI签约摇滚巨星郑钧,为索尼签约崔健、郎朗、黄渤、黄绮珊等,但徐毅本人却异常低调,甚少接受采访,这次为了唱工委音乐奖,他在上海接受南都独家专访,详细讲解“办奖就是要立奖格”,并且要制定出一个以唱片工业技术与艺术为标准的评审规则,从而对流行音乐工业的发展产生积极而长远的影响。

  去年在完成黄渤与索尼的签约之后,徐毅突然卸任索尼音乐娱乐大中华区CEO,因“家庭原因”改任“战略顾问”。当时的徐毅才46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也远远还不到“顾问”的年纪,但是徐毅说,自己在索尼做了4年半,公司团队稳定,艺人都还在,没有留下任何裂痕和不愉快,包括黄渤也表示理解,自己也绝不后悔。离开索尼之后,徐毅“下一家”将到哪里曾有不少江湖传闻,但他还是决定,先做好“唱工委音乐奖”,虽然在华语乐坛从业已经超过20年,但奖还是第一次做,虽然在外界看来,这个奖项起步晚了一点,但徐毅有信心。

  PART1主席

  “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是求之于势,不责于人”

  “最重要的倒不是颁奖典礼,典礼可以只是一个获奖名单,最重要的还是有奖格,有格调,有立得起来的能让大家信服的地方。”

  南方都市报:离开索尼之后,在什么情形下决定出任唱工委音乐奖(CMA)评委会主席?

  徐毅:其实是在我不在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拉出来的,第一个他们觉得我有时间(卸任索尼),第二个他们觉得我有资历(从业超过20年),第三个我比较中立(不再代表某一家)。当时农历年前我在西安,看望生病的母亲,接到宋柯(唱工委主任委员)的电话,说老徐我们已经全票通过是你了,你就帮忙弄吧。我说原则上我可以帮忙,但是细节我需要了解。准确地讲,一个月前才开始真的准备。

  南都:看起来是仓促了一点?

  徐毅:要不要设这个奖是从过去两年就开始讨论了,农历年前推选我当主席,3月中的时候收到唱工委秘书处电话开会,当时问宋柯要时间表,说是很快就要颁奖,我当时说那你换人吧,我做事不是这样的。但我也认可这个行业确实需要这样一个奖,我在索尼负责大中华区,这几年越来越多的歌手找来合作,希望把他们的唱片在台湾地区上市,就是为了金曲奖。这几年大家也看到李健拿了,李荣浩拿了,包括我们索尼的崔健去年也拿了,苏运莹和黄绮珊也得到提名,这都是金曲奖的效应。前年我就和宋柯他们交流过,我说这不是个办法,金曲奖是有公信力和权威性,但大陆这么大的市场,却缺少这样一个行业奖,所以前年开始我就和宋柯、沈黎晖、沈永革、袁涛他们一起去金曲奖现场观摩,参加他们的论坛和交流。唱工委进入实质讨论就是去年年底。还有人开玩笑说唱工委从来没有全票通过过,这还是第一次。当然是因为他们信任我,那好吧,我真不能太顾自己。

  南都:那从三月份到现在你作为主席都参与了哪些?

  徐毅:唱工委有个基本的筹备小组,后来我就加入,拿了很多参考,当然包括格莱美和金曲奖,还有就是作为唱片公司和音乐公司之前参加颁奖礼吃过什么苦头、有过什么周折,这个也很有意思。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是求之于势,不责于人,十多年前我们拼了老命也要做个人,也还未必能成,现在真的觉得到了这个时机。特别是3月28号的唱工委全体动员会,大家讨论之热烈,通常开这种会都是保持沉默,或者在下边刷手机,那天每一家都发表对这个奖的问题、建议、希望,真的是共同的需要。包括之后我走访了很多人,还特意去了趟台北,很多台湾的唱片公司也觉得大陆应该有这样一个奖,要不然大家都打破头去参加金曲奖,不是说不好,而是说大陆有这么大的音乐体量,我们的行业奖在哪里?所以3月28号之后确定了基本的征求意见稿,之后我就一直在和各地的公司做走访讨论,就是要先立一个奖格,我这阵子思考下来,觉得最重要的倒不是颁奖典礼,典礼可以只是一个获奖名单,最重要的还是有奖格,有格调,有立得起来的能让大家信服的地方。

  PART2奖格

  “只要标准明确,结果就不会有太大的偏差”

  “要标准明确。比如最佳男女歌手……我要求参评男女歌手必须提供30分钟以上的现场录音。未来也建议唱工委能够去到现场,不是单纯评录音室的作品……”

  南都:所以你认为重要的“奖格”是怎样的?

  徐毅:第一届真的是时间太短,3月中是筹备的第一次会议,3月底就是确定征求意见,4月19号就发布了评审规则,不是说时间短就不认真,就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尽量做到严谨。我也知道办奖这个事情肯定会挨骂的,因为到最后只给少数人,所以只要标准明确,结果就不会有太大的偏差;如果标准模糊、严谨度不够,结果就会问题很多。比如最佳男女歌手,过去唱片录音室修声音是普遍存在的,单凭录音室版本的音频,争议就会持续存在,我并不是反对科技,科技让很多东西更完美,但我要求参评男女歌手必须提供30分钟以上的现场录音,不见得是同样的作品。未来也建议唱工委能够去到现场,多一个参考,不是单纯评录音室的作品,要不直接评录音奖就可以了。这也算是多一个角度,了解真实的声音。还有比方最佳制作,有太多的东西考验,外界很少观察制作人和编曲、编曲和乐手的关系,怎么收现场乐器、怎么混音,在这个前提下再去观察内容和企划,制作人的功劳是非常巨大的,比方迈克尔·杰克逊,那一年遇到了昆西·琼斯就做出来了《Thriller》,遇到别人就不行,希望大家能够聚焦到制作人的门槛,看清楚制作的好是好在哪里、程度在哪里,进而才能树立标杆。新人方面,格莱美今年都修改了规则,奖这个东西就是一直在改规则,只要你在之前的3年内,不超过30首歌曲,在2016年还有新作,就可以报新人,给新人多一点时间。

  南都:唱工委音乐奖是和之前业内的商业类评奖不同,评审操作起来有哪些困难?

  徐毅:我们还是要一定的导向,比方录音奖,之前都是给混音,因为科技的发展混音功能性越来越重要,录音好像不是那么清楚了,那录音评什么,就是评现场收音,包括收真乐器,因为这个行当不是不需要的,不然这个行业怎么往下走。所以参评的录音师要提供自己的乐器清单,提供设计方案,由专家来认定原来你这样录也可以录这么清楚,其实是有点解构,相对很行业,让大家在行业内多一点参考。但格莱美不就是行业奖吗?就是因为专业,才有那么高的收视率,要不都是看谁拿了几个奖,不知道真正的价值。所以我们不急,之前和宋柯也说过,颁奖礼希望能办成金球奖那样,不在乎有多少明星,而是行业内大家都坐在一起,围成一桌,之前既是竞争对手,此时作为同行互相恭喜一下,互相学习一下。

  南都:所以颁奖礼的时候真不在乎明星?

  徐毅:我们每年都办那么多的演唱会,所以不需要什么明星,但凡有这个奖立在这里,够格莱美的时候,都来,不够的时候,再怎么调档期再怎么求也没有用。所以从结果论来讲,奖项不会受颁奖的影响,绝对不会,所以绝对不会妥协,不会你来领奖就会给你颁奖,之前你来就有奖,你来你的小弟小妹就有奖,大家见得多了,深受其害。这个奖就是非常技术的奖,非常技术,非常艺术,就是考验这个行业的技术和和艺术,你看格莱美,虽然美国还有全美音乐奖和Billbord颁奖礼,但都很难和格莱美相比,因为它有几个最受瞩目的角度,第一个是行业,第二个是听音乐的人,当然也听偶像音乐,也有听所谓音乐性比较强的一些听众,还有媒体。大家都在用不同的角度看同一个方向。这次我们的唱工委音乐奖筹备时间是太短了,但我可以准备得非常严谨,相信我。

  PART3奖项

  “他们给了我特别的一票,就是在旗鼓相当的两个作品里面,由主席决定”

  “我们还想设立一个影视原声带的奖项,可能来自于电影、电视剧或者是游戏。现在游戏的音乐做得非常好,我们要鼓励,哪怕今年空缺。”

  南都:但是中国毕竟是一个人情社会,之前很多奖也都是要办成“中国的格莱美奖”,但后来都分猪肉了,像电影类的金鸡百花算是行业主导,也会有双黄蛋甚至三黄蛋,这些有没有顾忌?

  徐毅:唱工委音乐奖不会有双黄蛋了,因为他们给了我特别的一票,就是在旗鼓相当的两个作品里面,由主席决定。所以得罪人的这票就在我这,但我觉得这也是好事,金曲奖也是21票,然后格莱美也是。所以我们目前有几个问题,第一个是格莱美他们的成员评选的这个群体将近两万人,所以它的采用率非常高。金曲奖也是,台湾过去有近40年的流行音乐基础,所以他们不管是在线的或者是这个退役的,各个层面的人都有,有新贵也有很老的大佬,所以他们的采样率也很多,包括词曲录音所有东西。那我们的采样率这次是比较少,因为我来的时候几个常委已经定了规则,就是必须是会员单位,原因也就是希望是行业内投票,可是会员单位目前只有几十家。所以一家一票的话采样率相对来讲没有那么的高,可这就是开始。我们起步虽晚,但我们可以捡到很多经验,这件事情是没办法一下子超越,唱工委目前的会员包括唱片公司、经纪公司、艺人工作室,都持有各自母带艺人这样的权利,我相信是有一定行业代表性。

  南都:那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作品在去年公认是上佳,但不是唱工委会员,所以造成遗珠之憾?

  徐毅:我们报名有几个先决条件,第一个是在2016年上线或者实体发表过的,可以看到查到记录;第二个就是你通过会员单位报送或者你自己加入会员加入成功的,持有你自己的母带,都有评选资格。我们从3月份开始,报名已经非常踊跃。其实我们有一个Data,看到哪些不是会员的,我们也会在接下来的这一个多月里,主动去跟他们联系,说希望你们参与进来,不管你是加入会员还是委托,可以委托任何一家唱片公司有这个会员资格的公司,来报送你的作品。这个我们会主动联系他们,但是一定也有联系不到的。

  南都:虽然这个奖的主体是唱工委,但是对于音乐的发表不再局限于唱片了,这也算是与时俱进吧?

  徐毅:你任何一个平台(都可以),只要你发表。发表的概念就包括了你哪怕是豆瓣都行,你只要是在中国大陆注册的这个数字音乐平台上,就都有资格。我们还想设立一个影视原声带的奖项,可能来自于电影、电视剧或者是游戏。现在游戏的音乐做得非常好,我们要鼓励,哪怕今年空缺。可是明年就有人知道做了一款游戏背景音乐,没有出原声带,那就出吧,放到音乐平台或者哪儿,反正你就出呗,把它整理成个母带,有个专辑概念。

  PART4未来

  “要确立一个九人评选小组,这九个人是非常非常关键的”

  “我知道很多唱片公司老板是不听音乐的,没有那么喜欢音乐的,就是在商言商,但你一家唱片公司总有听音乐的人。”

  南都:你是主席,那评审团的成员是怎样挑选的?

  徐毅:我接下来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确立一个九人评选小组,这九个人是非常非常关键的,行业提名,终审就是这九个人,当然也是来自于行业的。评审团投好直接就放箱子,在颁奖前一个小时打开,我才知道结果。虽然我们还没有达到要考虑到会计师事务所,但是有会计师的奥斯卡还是弄错了,哈哈。但是从一开始,就是每一个会员单位作为行业内的这一票,最后是要盖章的,公司要盖公司印,还有公司负责人要签字。因为我知道很多唱片公司老板是不听音乐的,没有那么喜欢音乐的,就是在商言商,但你一家唱片公司总有听音乐的人。我在3·28的那个召集会议上就说,你们不可以把票拿回去让前台给填了啊。我作为主席,在提名的基础上(找人)进评审团,因为能够提名的过程里面,我找的这九个人也都是这个行业会员公司里面的,所以他们已经看过这个东西了,然后再全部听一遍。还有一个是终身成就奖,这个不属于九人,这个是属于唱工委的,对行业有过长期贡献的。另外一个就是主席奖,就是我来决定,针对行业过去这一年里重要的事情。作为主席挨骂我不怕,到时骂你这个奖没有奖格,那就糟了。

  南都:南都也做了华语音乐传媒奖,公认是有奖格的评奖,作为主席你确立了奖格,你觉得还有哪些必要条件去支撑这个奖格?

  徐毅:南都这个奖我知道的,做得非常好。我这边需要时间、人力、采样率,所以这奖格一定要立好,立不好的话就(该)撤了。第一届我就说了,我什么心理准备都有,问心无愧就行,毕竟时间这么短。这次整个耗费相当辛苦,所有人自费(做事),每一个人看得出来是真的喜欢,也是真的希望能够有这么一件事儿能做成。真的到颁奖礼时,结果令人满意就行。而结果令人满意这个事呢,就是说真的是把大家的品位表现出来。最主要是这个行业自己办的,大概都会希望它长久。目前看大家都很支持,包括各家互联网平台,我们还在慎重看。以长期来看,格莱美跟金曲奖的机制非常好,就是卖转播权,电视台可以去卖广告,我觉得这是未来比较可行的。

  南都:所以你对未来市场很有信心?

  徐毅:对,我讲一个故事好了。比如说现在在筹备组做具体工作的詹华,之前是太合麦田的老总,以前是我的员工,EMI西洋部的总经理,他当时要把Radiohead乐队的《KidA》做引进,就找了摩登天空的沈黎晖,当时有些商业条件没谈好,卖得不好。后来我去录音棚陪郑钧录音,整个录音棚里有一半都是Radiohead的那张专辑,一看我就知道赔钱了。然后我有一天就跟沈黎晖说,你会不会觉得你砸自己手里了?那时他又特别没钱,到处负债,但他就说不后悔,我说沈黎晖你肯定能成大事,因为你选的东西没错,市场是市场,但你没选错。我说奖格就是这样,奖格做对了,市场就慢慢来了,你看现在轮到他了嘛。那时我俩吃饭都是我买单,现在开始我再也不买单了。他现在是一大财主啊,但是他还是请我吃盒饭,你说这人,哈哈哈。所以我觉得其实这个奖有好处,会鼓舞大家在这个行业继续。

  “感谢这些日子,为CMA音乐奖提供指导和帮助的朋友们。一切就这样从务实开始,办奖就是要立奖格。制定出一个以唱片工业技术与艺术为标准的评审规则,是我作为本届主席的真正意义。我和唱工委同仁有信心,CMA(唱工委音乐奖)对于流行音乐工业的发展将产生积极而长远的影响。一起开创!”———徐毅

  采写:南都记者丁慧峰

  实习生蒋艺臻

(责编:大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

自动吸尘器

分享:

评论

留言与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登录账号
   
验证码: